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帝国吃相 > 第1519章 深谋远虑

精美的瓷器、五色锦缎、各种玉石、玻璃杯盏、还有大大小小的玻璃镜子,这些礼物每样都是一箱。

虽然瓷器玻璃丝绸玉石等对于公孙北雁和追随的一群六国贵族来说,也不算新奇稀罕之物,但这些肯定是清河侯家里才有的顶级奢侈品,也不是民间普通商贾豪绅可以买到的,和他们离开大秦时候买到的玻璃瓷器不是同一个档次的东西。

这些玻璃瓷器等物品上,无一例外都打有清河标记,每一样都做工精良价值不菲,这几箱加起来,价值怕也是十余万钱。

一些礼物的样品被拿出来在筵席间传看,所有人都赞不绝口,要说钱财,这群人大多数都是前六国的王孙贵族阶层,自然是见过世面,但唯独这些基本上只摆在清河商场售卖的高档货,并非有钱就能买到,或者说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舍得买。

而这些礼物背后更深层的原因所有人都明白。

那就是表明一种姿态,公孙北雁和清河侯的夫人有这层关系,任何人以后若是想对公孙北雁不利,都要考虑背后的靠山。

“除开这些日常物品之外大嫂还托我带来几箱大秦最新出版的书籍,有小说故事,也有农耕医药……”

韩信从一口木箱中拿出来一本线装书籍,《本草纲目》几个字清晰可见。

“大嫂知道海外都是蛮荒之地,物资匮乏,还送了魏王妃两箱香皂两箱雪花膏和几盒香水……”

“真的?!”公孙北雁激动的脸颊通红,提着裙摆径直跑到韩信面前,果然在最后几口打开的木箱当中,整整齐齐码放着蜡纸包装的香皂和雪花膏、香水等物。

“这里还有我大嫂留给你的一封信……”

韩信从木箱的夹层中取出来一封信递给公孙北雁,“大嫂说你和她自幼情同姐妹,但这一别怕是以后都再没有机会见面,让你一切保重!”

“谢谢韩将军……”公孙北雁眼圈泛红,接过信打开只看得几眼便哽咽着泣不成声。

“这里还有我兄长特意送给你的一箱礼物……”

韩信从身上掏出一把钥匙,亲手将最后一口用青铜锁锁住的木箱打开。

里面的物品不多,一块金灿灿的青铜令牌,令牌下面放着几本书。

韩信将这些物品一样一样都拿出来。

青铜令牌上一面写着一个篆书的秦字,背后写着天下大同四个字。

几本书都是大秦推行的律法书,一本海外殖民法,一本海外拓展法,一本海外救助法,一本新勋爵法案。

最后韩信从箱底拿出来一块制作精良的布帛展开,竟然是一面黑色的大秦龙旗,上面一条金线织绣的金龙鳞爪飞扬睥睨霸气,抖开的刹那金光四射,跃然而出的龙影让整个宴席上的宾客都惊呼不已。

“兄长说虽然你们对大秦灭六国之事耿耿于怀,但陛下仁慈,没有对六国贵族斩尽杀绝,你们必须认清楚这个事实,而兄长也认为,同为华夏百姓,理应一体同心,即便是你们以后远居海外立国发展,但依旧是华夏儿女、炎黄血脉,理应与大秦同气连枝,为世界大同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切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你们根在大秦,魂在华夏,只要你们一日不与大秦为敌,则大秦永远视你们为同胞,这几本大秦律法,就是你们的护身符,如果遇到灾难或者无法抵抗的异族攻击,则大秦永远都会是你们的坚强后盾,当然,遵守这些法案,也希望你们能够对于所有悬挂大秦龙旗的商船舰队给予紧急救援和必要的帮助,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会被大秦民众铭记在心……”

韩信将龙旗仔细叠好之后放在公孙北雁手中,然后将沉甸甸的令牌也放在龙旗之上。

“这枚令牌,是兄长对你的期望,也是对你的承诺,日后只要你想回大秦,任何时候都可以拿这枚令牌去找他,必然会让你得到想要的结果,你太祖公孙衍的坟冢,兄长已经命人重新修葺而且让你公孙族后人妥善照看,让你一切放心……”

公孙北雁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双手捧着龙旗和令牌坐到地板上嚎啕大哭,满座宾客无不唏嘘掩面,就连盖聂都动容不已,而陈馀张耳这两个大魏国的丞相更是相顾无言。

只要不是蠢到无可救药之辈,都能看出陈旭这一些所谓的礼物代表的意义和目的。

再加上韩信带来的这一番话,大秦对他们的态度依然明了,那就是朝廷已经默认了他们海外建国的事实,同时也提醒和告诫只要不与大秦为敌,则永远都能得到大秦的庇佑,天下大同,就是大秦唯一的目标,只要拥护大秦宗主国的地位,则大魏便能够长存。

“魏王妃请起,此次能够在此处相遇,的确算是天大的机缘,不然一旦错过,这些礼物韩某一样也送不到你手上……”

韩信将公孙北雁从地上扶起来。

“这些礼物既然韩某已经送到,也算是不负大嫂和兄长的一番重托,还请收好,韩某也多谢诸位的盛情款待,等他日韩某从西方回来路过此处,再与诸位把酒言欢!”

眼下吃饱喝足,这个地方的地理情况也已经打听清楚,特别是本来只是碰运气的礼物也已经送到主人手中,韩信也告辞离开去做出发的准备。

接下来的三天,大秦海师庞大的舰队就一直停靠在梁城海岸附近修整。

公孙北雁安排魏国官员为舰队准备了许多当地的干果特产,新收获的稻米也准备了数百石,当然还有一些海中打捞的珍珠珊瑚等珍贵海产等,表达对于大秦舰队的支持。

而舰队随行的几个商行也把各自带来的玻璃瓷器茶叶红糖红酒还有笔墨纸砚香皂火柴等当地稀缺之物与魏国进行交易。

对于这些东西,公孙北雁和魏国官员简直喜出望外,拿出大箱大箱当年瀛洲弄到的金银珠宝交换,于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这些大秦商行还没到西方便就首先赚了一大笔。

而公孙北雁等人也非常高兴,眼下金银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用处,在这个蛮荒的地方,钱币的功能几乎为零,能够换到这些大秦工业品,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旦错过,此后可能数年都再也买不到了。

这里已经非常靠近赤道,一年四季炎热多雨,而且眼下又是夏天,白天时长更是长达七八个时辰。

三千大秦海师将士和跟随而来的商队和近两千船工船员,一下子就让这个刚刚在蛮荒之地建立起来的临时都城热闹非凡,白天黑夜都能看到来来往往的海师官兵和身穿大秦服饰的男子在梁城游荡。

这些人身上带来不少大秦物品,哪怕是一颗糖果一张报纸,都能让当地人眼红眼热,因此许多当地人都成群结队的热情挽留这些大秦人在自己家过夜留宿,自然就免不得有一些年轻女人会自荐枕席***愉,舒爽完毕提裤子走人的海师官兵们或多或少都会留下一些铜钱或者自己的随身物品算是补偿或者信物。

一旦离开,又不知何时才能回转,就只能留下这些女人在这里空落落的等待,或许十个月之后,这里便会诞生许多大秦水手的后代,至此开枝散叶成为大秦海外第一代遗民。

这是大航海时代的必然经过,既是代价,也是成果,文明的传播,大多都是依靠商业和侵略,但文化的认同,大多都是不同种族之间交流之后繁衍生息带来的血缘关系。

三日的欢腾热闹之后,大秦海师舰队和十多艘商船再次启航,沿着新阳郡和东来郡之间的狭窄海道乘风破浪往西而去,舰队后方,十多艘悬挂着大秦龙旗的魏国海船鸣号相送,此起彼伏的号角声中,舰队渐行渐远,很快便消失在莽莽海峡之中。

此去就是天高地阔的西方世界。

东方文明,首次将以不可战胜的威武姿势出现在西方诸国的面前。

大秦海师旗舰甲板的指挥室内,一个年轻将军用铅笔在地图上一条狭窄的通道上写下通西海峡几个字,而在外面船头的甲板上,一个长裙曳地身姿绝美的年轻女子,正手持单筒望远镜,不停的眺望前方碧波翻滚的茫茫大海。

穿过这条海峡,家园已经在望。

虽然她心中依旧对一个年轻的恶魔气愤难消,但此去经年,或许将会是永远的再见。

若是没有他的帮助,只怕家园也是永远的记忆罢了。

眼下距离祖国越来越近,她对那个恶魔的恨意似乎也在一点一点儿的消减。

但是,他为什么能够对公孙北雁那么好,却对我如此苛刻,甚至她还听说,这个公孙北雁当初还在他的婚礼上劫走了新婚妻子水轻柔。

我在他心目中竟然连一个敌人都不如么?

瞬息之间,阿西娅美丽的脸颊上显现出来一股怒气,方才快要消失的一点恨意再次浓郁起来,咬牙切齿的收起望远镜转身,就看到一个戎装笔挺的年轻将军站在身后。

“呃,你慢慢看海!”面对这个情绪阴阳不定的美丽女人,韩信脸皮抽抽着转头大步而去。

“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去千万小心,一切以大秦利益为重,万不可被金钱美色迷惑双眼,切记切记!”

这是离开京师之前兄长的敦敦告诫,韩信也深以为然。

“兄长还有何告诫?”

“唔,为了保证苏萨国以后的长治久安,你最好把她睡了!”

“啊?!兄长此话岂不是互相矛盾?”

“不矛盾不矛盾,睡的时候保持头脑清醒便是,一旦她为你生下一个儿子,以后苏萨国说不定就改姓韩了!”

“咦,兄长此话深谋远虑呀!”

“那是自然,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如若你不下手,等别人爬上了她的床,你后悔都来不及了,忙活辛苦几年却为别人做了嫁衣,岂不伤心透顶,去吧,好好干!”

“好,我尽量!”

颠簸起伏的旗舰之上,大步走到楼舱入口的韩信又脸皮抽抽着站住,回头,对着脸色错愕的阿西娅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阿西娅,甲板上风大,眼下距离苏萨越来越近,我们还是去舱房讨论一下详细的复国计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