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驭房有术 > 第4117章 交流

天使说的明白,既然是团队作战,那就需要有人付出。有的人需要冲在前面,有的人则是打辅助。张禹三人都想通了这一层,随即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辅助的技能有很多种,常见的无外乎是增加力量、敏捷、防御、真气上限和真气的爆发力。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其它的,比如说能够迅速治愈他人的伤势,以及瞬间恢复他人的真气。但是,水晶球十分的宝贵,这个宝贵不是在于只能使用五次,也不是在于对真气的消耗很大,乃是在于每制造出一枚水晶球所消耗的材料,不亚于某个大型宗派炼制出来一件高端法器所消耗的成本。可以说,哪怕给一些大型宗派提供炼制水晶球的材料,很多宗派也不可能炼制出来。这需要公署的力量,从世界各地进行搜罗,才能够找到些许材料进行炼制。”天使教官这次正色地说道。

之前张禹三人还觉得水晶球不算什么,现在听了这话才意识到,这个水晶球看来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估计用废了一个之后,就不见得有第二个了。

“我们的课程是学习和掌握水晶球的驾驭,给他人进行加持、提升。正规的水晶球,那是不可能随随便便使用的,所以只能使用其他的水晶球。作为训练用的水晶球,其实也不是等闲之物,乃是生产制造过程中的残次品,同样也是消耗一个就会少一个。加上公署目前并没有多余的生产材料来进行水晶球的加工,所以你们三个人在训练过程中,每个人只有一个水晶球。如果报废的话,那就只能听讲和记录,不能够进行练习了。”天使教官说道。

“明白。”“明白。”“知道了。”张禹、孔雀、蓝鲸又是点头说道。

三人在心中也是暗说,看来机要调查署也没有余粮,学习点知识,道具都是有限的。

天使也满意地点了点头,跟着说道:“我们的课程,一共分为八个课时,第一节课是水晶球的驾驭。你们之前已经完成跟水晶球的沟通,接下来自然是驾驭,只要能够驾驭,就可以继续上课,如果无法做到,那就不必继续上课了。但是,我有言在先,出了这个门,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一切,都要忘记。否则的话,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

“知道!”……张禹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先前在教室里做到的只是真气与水晶球的沟通,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真正要做到的是心灵与水晶球的交流。现在,我会发给你们每人一个水晶球,然后传授你们方法,你们按照我说的法子,用心灵去跟水晶球进行交流……”天使教官慢条斯理地说道。

意大利,克林斯堡。

在城堡内院的一个院落之中,有着一栋三层小楼。小楼的大客厅里,此刻正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因扎吉,一个是蒙托利沃。

这里是因扎吉的住处,蒙托利沃是刚刚到来,二人这才坐定,蒙托利沃说道:“学长,黑手套那边,有没有来消息?”

“还没有呢,我觉得够呛……”因扎吉摇了摇头。

意大利是黑手套的总部所在,想要找到黑手套的人,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儿。因扎吉按照蒙托利沃的主意,找到了黑手套的人,并且做出承诺,只要能够杀掉张禹,并且抢回《圣课》和红宝石戒指,帮助因扎吉成为拉玛西亚星相宗的宗主,因扎吉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可惜的是,黑手套的人对于这个价码,并不感兴趣,口头上应付了几句,说是需要考虑,让因扎吉回去等消息。这一等,几天就过去了,到现在也没有个动静。

随后,因扎吉又道:“杜鲁夫那边和科瓦奇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科瓦奇一直没有任何动作,倒是杜鲁夫那边,有所行动。我们的人打听到,杜鲁夫不日前去了趟镇海,回来之后,就秘密让人准备游艇,好像有出海的意思。”蒙托利沃说道。

“先去了镇海,现在又要出海……这是什么意思……”因扎吉满心纳闷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准备游艇这么大的事情,咱们在杜鲁夫身边的人也有所参与。据说杜鲁夫准备了许多燃油,看起来要去的地方并不近。”蒙托利沃又道。

“在这个节骨眼上,杜鲁夫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因扎吉迟疑了一会,跟着眼睛猛地一亮,说道:“蒙托利沃,你说杜鲁夫这次去镇海,会不会跟张禹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

“跟张禹达成交易……老师死在张禹的手里,他跟张禹会有什么交易……”蒙托利沃疑惑地说道。

“张禹实力强悍,杜鲁夫根本不可能是张禹的对手。说是去镇海报仇,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他无缘无故的跑去镇海做什么?如果我分析的不错,他极有可能是去找张禹谈条件,用一些利益来跟张禹换取《圣课》和红宝石戒指。”因扎吉猜测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杜鲁夫还出什么海,他现在完全就可以将《圣课》和红宝石戒指亮出来,直接接管克林斯堡。”蒙托利沃慢吞吞地说道。

“这个……好像也是……”说到此,因扎吉的眼睛又是一亮,说道:“不对!”

“学长,你又想到了什么?”蒙托利沃好奇地问道。

“在我的印象中,老师的手上好像从来没有佩戴过红宝石戒指。难道说,偏巧不巧的,老师就去镇海的时候,会戴上红宝石戒指吗?所以我现在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圣课》或许是被张禹给抢走了,可红宝石戒指绝对不在张禹的手里。”因扎吉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那红宝石戒指会在什么地方?”蒙托利沃说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分析,杜鲁夫这次出海,很有可能是去寻找红宝石戒指。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远门呢。”因扎吉说道。

“可是……我还有一层不解……若是杜鲁夫真的跟张禹达成某种协议,从张禹的手里拿回《圣课》……那他为什么不干脆将《圣课》亮出来,直接继承克林斯堡呢?”蒙托利沃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