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港神算赌王新2018都市 > 狂探 > 第2126章 我的秘密

由于意外情况出现,牟队长急忙让汽车掉头,疯也似地返回了承州警局。

当他们回到警局之后,立刻有探员过来汇报:“抓住了,大队长!现在已经押到审讯室了,特调组的那位苗组长正在对他进行审讯呢!”

“是吗?胆子可真特么的大啊!”牟队长赶紧一路小跑,和赵玉用最快的速度朝审讯室而去。

“他承认了吗?”途中,赵玉向该警员问了一句。

“承认了!”该警员说道,“那日记就是他写的!这家伙……明知道跑不了了,居然跑到我们警局来了!

“我们抓住他的时候,他一直在验尸房那块转悠,而且是鬼鬼祟祟的模样,也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呢!”探员一头雾水地说道。

“验尸房?”牟队长皱眉说道,“他想要干嘛?偷尸体吗还想?”

“哪还有什么尸体,”探员解释,“只剩一堆枯骨了!”

就这样,带着深深的疑惑,众人一路来到了审讯室,审讯室内,苗英正在对刘唯一进行审讯,所以赵玉等人只好先进入了监听室。

“不会吧?”结果,刚一进去,赵玉便听到了冉涛的惊诧声,“哎呦我滴个乖乖,老大,你怎么来了?你不是……”

“嘘……”赵玉冲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没事,没事了,”曾可在冉涛旁边小声说道,“嫌疑人都抓住了,案子结了,组长就可以休息了,苗姐怎么可能还发飙呢?”

“哦……也对,也对……”冉涛这才放下心来。

赵玉没有理会他们两个,而是径直走到单面玻璃跟前,去看审讯情况。

审讯室内,苗英和崔丽珠坐在了审讯官的位置上,而对面的审讯椅上,则坐着一个仪表堂堂的中年男子。

不用问,该男子应该就是杀人日记案的重大嫌疑人——刘唯一!

刘唯一左顾右盼,一副急不可耐又万般紧张的模样,他一面擦拭额头上滚落下来的汗珠,一面极力向苗英二人辩解:

“误会,误会啊!我……我是来向警方汇报重大情况的,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你这个人可真有意思!”崔丽珠率先发问,“你刚才已经承认了,那本杀人日记是你写的,你还想抵赖吗?”

“我……我不抵赖,不抵赖,”刘唯一点头承认道,“我没有乱说,那日记的确是我写的,但……但名字不叫《杀人日记》啊!”

“……”崔丽珠无语,感觉刘唯一的话有点儿另类奇葩。

“不叫《杀人日记》,”苗英紧锁眉头,顺着刘唯一的思路说道,“那叫什么?”

“我当时写的那本小说,叫《我的秘密》,”刘唯一非常郑重地说道,“探员同志,你们……你们让我看看啊?”

刘唯一的话,再次让苗英和崔丽珠意外。

“让你……让你看什么?”崔丽珠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的秘密》啊?”刘唯一瞪大眼睛说道,“这本书是我上大二的时候写的,以第一人称写了一个心理畸形的大学生,迷恋女性,最终杀人抛尸的一个故事,这本书当时还没有写完就弄丢了!

“现在,既然至臻楼真的出事了,肯定是有人按照我的书,真的……真的那么做了啊!”

不会吧?

听到刘唯一的话,赵玉心里咯噔一声,脑子里在第一时间,就蹦出了当年黄金城韩宽的照书杀人案!

难道……

这件杀人日记案,也是有人在照书杀人?

“说实话吧跟您,”刘唯一极力地辩解道,“我为此深深地自责,真的!我错了,我当年一心想要写出震撼人心的小说,却忽略了其他的东西,我当时虽然是大学生,但心智还是比较幼稚,一心只想通过变态的杀人,来吸引读者的眼球!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被杀人凶手给利用了!”

“你说……你写的小说……丢了……”苗英和崔丽珠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对刘唯一问道,“在哪里丢的?”

“不会吧?如果我知道在哪里丢的,早就找回来了!”刘唯一说道,“您应该知道,我的小说当时是准备投稿的,弄丢了它,就跟丢了孩子一样呢!

“心疼的我,好几个星期都吃不下饭去……

“我想不通,我又没有什么名气,我的手稿对别人来说毫无用处……”刘唯一说道,“后来,我倒是想过要重写一本,可是,后来脑子里又有了别的思路,所以就没有再继续写下去……

“直到后来若干年后,我才终于领悟,《我的秘密》有多么的幼稚,多么得哗众取宠,就算当时投稿了,也肯定过不了的!

“不过……”刘唯一想了想,又补充道,“《我的秘密》里面,虽然描写了很多隐晦的杀人情节,但最终的结局还是正面的,邪恶的杀人犯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只可惜……只可惜……”刘唯一欲哭无泪,“我还没有写完呢!手稿就不见了……”

听到刘唯一的话,苗英和崔丽珠全都呆住了,谁也没有想到,情况并没有她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于是,在苗英的授意下,崔丽珠拿出了那几页杀人日记,递给刘唯一看。

而这个时候,隔壁监听室的大门打开,刚刚进行完询问任务的吴秀敏进入到了监听室内。

吴秀敏看到赵玉之后,也是有点意外,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

曾可赶紧把刚才发生的情况,全都告诉给了吴秀敏。吴秀敏听完,立刻站到单面玻璃跟前,不错眼珠地盯着审讯室内的变化。

“这……这……”刘唯一看着日记辨认了一下,说道,“这个不是啊!这只是我当年的随笔而已……”

“什么?随笔?”崔丽珠咽了口唾沫,“这……这不是完整的手稿?”

“对呀!”刘唯一说道,“您没看到,字迹有多潦草吗?这是我上课的时候,想到了一些小说情节,就随笔记下来的,然后等到正式写作的时候,再加进正文!

“原来,你们是找到了这个……”刘唯一说道,“当初,这些随笔可是没少写呢!甚至没有本子的时候,在课本上也写过,为此还被同学们笑话过呢!”

“搞什么啊!”监听室内,冉涛发出感叹,“只是随便写出来的随笔……真……真正的手稿,在谁哪儿呢?”

“如果真是这样,他没有撒谎的话……”曾可看着赵玉说道,“也就是说,谁偷走了他的手稿,谁才是杀人日记案真正的凶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