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两百九十二章 层层算计

这哥仨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怪物级别的猛人了,但这哥仨有着非常明确地短板,那就是脑子,就算是其中最为聪明的李傕,智商撑死也就是平均水平,更糟心的在于这货沉迷于封建迷信。

至于樊稠和郭汜,得了吧,不吹不黑,不说人类智慧的下限,但绝对属于偏低的那种,只不过多年的厮杀让他们胆魄士卒,而且直觉超强,再加上堪称恐怖的西凉铁骑,这才有了横走的效果。

真要提脑子,这三个玩意儿早被玩死了,当然必须要提的一点在于,葱岭这地方对于这仨真的是个好地方,因为这边水火这等能一计能抵十万兵的计谋基本用不了。

像是在卡拉库姆沙漠上,那更是扯淡,这么一来,才让了三傻有了以力破法的机会,才显得这仨特别变态。

“那我们现在咋办?”樊稠有些怨念的说道,三人之中这把就他地位下滑,再加上他貌似本身就是三傻地位最低的,这已经跌无可跌了,难道要像万鹏学习,被迫退群?

“凉拌,我又不知道拂沃德跑哪去了。”李傕无所谓的说道,“再说我们来的目标不也达成了,没必要继续纠缠下去的。”

“只是不甘心,老子的胳膊差点被卸掉了。”郭汜有些不爽的说到,而樊稠看了看自己的胸腹,自己更惨吧,不过谁让他放跑了拂沃德啊,最近怕是没有人权了。

“我决定,接下来去申请前往神乡强化,这把输的太冤,老子要是个内气离体,今天拂沃德必死无疑。”樊稠非常硬气的说道。

身边的李傕和郭汜都是颇为敷衍的开始鼓掌,内气离体,内气离体有用吗,你以为内气离体能拔升你几分战斗力啊。

“你们两个!”樊稠有些恼怒的看着两人。

“我们要不去巴克特拉城那边看看,说不定还能遇到拂沃德,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居然都没干掉。”郭汜也有些怨念,这战争要是能拖两天,后面就算是不打,拂沃德也会被自家人弄死,可惜太快了。

“行吧。”李傕想了想说道,“不过这次我们前来的目标超额完成,去一趟巴克特拉城那边之后,我们就回葱岭,之后去接人。”

樊稠和郭汜闻言点了点头,仔细想想他们这次来的目标是什么,说白了不就是为了敲打敲打拂沃德,省的在他们几个出去浪的时候,拂沃德杀到葱岭进行挑事。

现在基本算是将拂沃德搞废了,两年积攒下来的基业,全部完蛋了,沙漠之中的据点也都被干掉了九成以上,估计接下来拂沃德自己都要陷入麻烦之中了,到时候别说找李傕三人的麻烦,能不能重新掌握军政大权都是个问题。

“走了,走了,去巴克特拉城那边看看。”李傕带着人朝着南边开始行军,那算是一座背靠山区的城池,要攻打的话,单凭现在李傕这些人手那是完全没用的,毕竟再怎么厉害,骑着马就是没办法攻城。

李傕在巴克特拉城那边耀武扬威了两下之后就走了,但对于整个巴克特拉城区域的北贵都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汉军能打到这个地方真的是出乎预料了,要知道战争已经发生数年,这数年间,战争一直在拂沃德的控制范围内,巴克特拉这边的人甚至连见到汉军的机会都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汉室安插在这边的内奸,也就是阿刹乘等人一直没有对拂沃德出手的原因,实在是因为这货厉害的出乎了这群内奸的预料,毕竟全程将西凉铁骑压在卡拉库姆沙漠的北方,不管拂沃德用的是什么战术,光凭这一条,就足够让内奸头大了。

就算是内奸要抹黑,拿下拂沃德,好歹也需要一个理由,但这货是韦苏提婆一世的亲信,而且在北贵这边人望非常不错,再加上一手相当不错的战绩,阿刹乘想要下手也要等个机会。

而这次终于等到了机会了,拂沃德这家伙终于翻船了,而且直接是这种大跟头,不趁着这个时候多踩几脚,踩到对方彻底爬不起来,那陈家这群人还是人?

“确定了?”阿刹乘平静的询问着自己麾下的祭祀,到现在他已经基本差不多彻底掌握了琐罗亚斯德教派。

“拂沃德的六万多精锐,损失殆尽,其中最为核心的骆驼骑所剩下的不足一千,现在他的实力已经无法稳住巴克特拉城这边了。”祭祀带着惊喜说道,对于自家的大主教佩服的无以复加。

“等拂沃德回来之后,去接拂沃德,帮拂沃德稳住巴克特拉城,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争权夺利,先稳住局势,绝对不能让汉室抓住机会一口气突破这边,亚帝当年的做法,时过五百年,依旧震撼。”阿刹乘低头沉静的说道。

祭祀点了点头,对于自家大主教的要求没有任何的异议。

“去吧。”阿刹乘依旧是那副无悲无喜的神色,等祭祀离开之后,默默的找自己人前去通知荀祈,对于陈忠来说,琐罗亚斯德教派的一切不过是外力,只有荀家、司马家才是自己人。

因而这种大事当然要让荀家介入,只有这样才能让拂沃德赶紧下台,至于之前所说的和拂沃德抢夺军政什么的,那是在拂沃德相对衰弱,对于北方各势力压制能力不强的情况下才做出的选择。

向现在这样,已经被基本打废,脑子有病才要和拂沃德下手,这个时候当然要以开明的态度,去安抚拂沃德,一副老子并不是帮你,只不过是现在局势糟糕,我们需要稳住巴克特拉城,为北贵稳住北方。

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这种对拂沃德敬而远之,但默默干活的态度,陈忠寻思着在荀祈发力将拂沃德弄到调查组,甚至肃反名单之后,拂沃德十有八九将手上的权力交给陈忠。

没错,调查组弄不死拂沃德,肃反也同样干不掉,这就是陈忠和荀祈这么长时间以来得出的结论,拂沃德这货在韦苏提婆一世的眼中还是很有面子的,而且劳苦功高,这次的损失虽说会让拂沃德很麻烦,但要借此干掉拂沃德不大现实。

再加上到现在陈忠也真的觉得琐罗亚斯德教派真的是一个没前途的教派,而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现在靠着大主教身份获得权力,到时候能不能带走五分之一都是问题。

想想自己花费了这么多的力气,最后得到这么点东西,陈忠寻思着,自己还是再上一条船比较好,最好这次自己造船。

现在巴克特拉城的情况就非常好,等拂沃德被拉入调查组之后,陈忠能如他现在安排的那样接手巴克特拉城,那老陈家这一把就足够吃到饱,而且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可以随时打开城门,将拂沃德送上西天,这么一来,直接杀拂沃德反倒没意思了。

利益什么的,横财虽说非常重要,但细水长流更重要啊,像现在这样能将北贵北方的门户捞到手,陈忠估计能以敲骨吸髓的手段将这边吃的干干净净,毕竟借鸡生蛋这种事情,老陈家真的是专业的。

【荀祈那调查组也不知道情况咋呀,行不行啊,进度太慢了。】陈忠心下有些担心的想到。

小半月之后,在白沙瓦那边荀祈收到了非常详细的关于北方一战的消息,然后没什么好说的,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通知倾全国之力,还从罗马借兵,集全国之力在南方和关羽厮杀的韦苏提婆一世一声。

荀祈在其中言辞非常诚恳的表示这个时间点不能将拂沃德调回白沙瓦进行审问,因为一来一回大致需要半年的时间,而且拂沃德身份尊贵,掌握巴克特拉城这个门户,对于北贵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审查的话,可能造成北贵动荡。

总之荀祈说了不少的好话,希望将这件事先压下去,让拂沃德尽快戴罪立功,或者直接将这次的损失销掉,也就是平到这两年的损失之中,毕竟卡拉库姆的战争已经维持了两年,除了这一次有大的损失,其他的时候近乎可以忽略不计,既然如此,直接平进去就是了。

总之荀祈全程没有一点抓拂沃德过来的意思,但荀祈非常清楚,没用,哪怕是韦苏提婆一世信任拂沃德,而且也不怎么在乎拂沃德这一次的损失,甚至想要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但竺赫来绝对不会同意。

还记得当年陈忠和荀祈构陷的那个北方贵族叛国的情报吗?这个情报至今一直被竺赫来压着,私底下竺赫来也在查证,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越查越心惊,查不到人,但是能查到详尽的线索。

陈忠几个对此则是当笑话看,这当然是真的了,但我们三个专业人员都查不到,你要能查到才是怪事了。

因而竺赫来这次必然会介入,毕竟拂沃德身份注定了很多事情是绕不过的,以前竺赫来私下调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查证拂沃德,毕竟拂沃德也有一群小弟,而且韦苏提婆一世极其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