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抗日之铁血战将 > 第1113章 我要把涞源城变成绞肉机(第一更!)

“命令!”

大佐想了好久才下定决心:“从现在开始,所有守城部队全部加强戒备,特别是晚上,不能让一个八路军靠近城墙。”

“在不浪费弹药的情况下,坚决打退守备团可能发动的进攻,保证涞源城安全。”

涞源城外三公里的一个山坳内,涞源独立营营长赵文直接把营部建在这里。

天刚亮,麾下四个连长就聚集到这里,汇报昨天晚上的战况。

分兵前独立营有三个连,每个连在敌后都有不小的发展。

日军退守涞源后,赵文第一次看到分兵后的部队。

发展最好的一个主力连总兵力已经达到近三百人,最差的也有近两百人。

赵文当机立断对全营进行整编,在原有三个连的基础上新扩编一个主力连,保证每个主力连满编一百五十人,最后又成立一个新兵连,训练刚刚加入部队的俘虏和新兵。

“营长,昨天晚上我们一直通过佯攻逼日伪军进行反击。”一连长首先报告道。

“两挺重机枪加四个装满鞭炮的铁通,硬是打出了六挺重机枪的架势,逼得小鬼子又是迫击炮又是掷弹筒进行反击,拼命往铁桶发射炮弹。我算了一下,小鬼子昨天晚上在我们身上至少用了两百发迫击炮炮弹。”

“架在城墙暗堡里的轻重机枪也没有停过。”

“面对我们的佯攻部队,子弹不要钱一样射出来,打得地面尘土飞扬。”

赵文脸上直接露出了满意笑容。

消耗城内日伪军弹药是此次作战的最重要目的,从一连长的报告来看,这个任务暂时完成的不错。

马上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一个问题:“部队伤亡大不大。”

“还没到真正攻城的时候,如果为了消耗一些弹药导致部队伤亡太大,那就得不偿失了。”

一连长脸色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好看,想了一下才开口:“牺牲11个,重伤三个,整整损失一个加强班!”

赵文眉头当时就皱了起来:“伤亡怎么会这么大?”

一连长很解释说伤亡已经很小了。

虽然部队发动的是佯攻,但佯攻也要进攻,要把部队暴露在敌人枪口下。

日本人又是轻重机枪又是迫击炮,弹药不要钱一样打出来。瞎猫撞死耗子也能打死不少战士。

但营长正在气头上,一连长虽然很憋屈,但一句争辩也不敢说出口,只能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赵文直接把目光转移到二连长身上:“你们呢?伤亡怎么样?”

“报告营长,二连牺牲12人,重伤两人,轻伤员没有统计。”二连长报告道。

赵文脸色更不好看了,看着三连长继续问道:“你们呢?”

“报告营长,我们没有佯攻,通过挖地道逼鬼子开炮,但扔在小鬼子的炮火打击中牺牲八个,重伤五个……”三连长报告道。

四连长是陈司令支援的干部,资历最浅,不等赵文开口就报告道:“营长,我们连牺牲九个人,重伤三个。”

赵文沉着脸回答:“伤亡太大了。”

“按照这种打法,城内日伪军的弹药的确能耗光,但我们的兵力也会被耗得差不多。”

“到时候部队打光了,我们还怎么进攻涞源城。”

“都想办法,怎么才能减轻部队损失,但又能继续消耗日伪军的弹药。”

“营长,我们可以造土坦克!”四连长提议道。

“大车上面堆沙袋墙,人躲在沙袋后面,一百米外重机枪子弹绝对打不穿沙袋墙,我以前在老部队打据点的时候用过。”

“唯一的问题就是土坦克隔敌人不能太近。”

“不然一颗手雷就能把土坦克报销掉,躲在后面的战士也活不了。”

赵文眼睛一亮回答:“这是个好办法!”

“我们的目的是吓住小鬼子,逼他们射击,消耗他们的弹药,并不是进攻涞源城,只要把土坦克摆出来,往前进攻几十米,城头上的日伪军肯定会被吓住,然后疯狂射击,阻止我们逼近城墙。”

一连长接口道:“营长,我们可以多造一些土坦克,排成一排,一起逼近城头。”

“也不真正进攻,而是在土坦克掩护下,跑到小鬼子眼皮子底下去挖战壕,肯定能吓住他们。”

“挖地道我也有一个想法……”四连长继续说道。

“我们可以声东击西。”

“让日伪军误认为我们在一个点挖地道,而真正的地道出入口却在一百多米外。”

“把挖出来的泥土全部转移到日伪军误认为的地道口,让他们去炸。”

“真正的地道口白天隐蔽,晚上继续挖,搞不好真能挖一条地道延伸到城墙底下。”

“这个办法也好!”赵文脸上直接露出了笑容。

“大家继续想,我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减轻部队伤亡,都是好办法。”

当天晚上,守备团又出动了。

不仅用了土坦克,飞雷炮,还用声东击西的办法同时挖了三条密道,一点一点往城头方向延伸。

从晚上十点钟开始,枪炮声就没有停过,一直到凌晨五点钟才消失。

第三天晚上还是如此……

时间长了,日伪军竟然开始习惯了,每天晚上看到城外有动静就用子弹和炮弹招呼。

大佐也慢慢习以为常,密集的枪炮声中照样躺在床上睡觉,丝毫不受影响。

“呜呜呜……”

一声刺耳的破空尖啸声突然传到大佐耳朵。

大佐正在熟睡中,仍然被惊吓到了,睁开眼睛,一骨碌就从床上跳起来,大声叫道:“是重炮,守备团重炮部队出动了。”

“他们肯定是要强攻涞源城,不然不会动用重炮。”

“命令所有部队全部做好战斗准备。”

“嗨!”匆匆赶过来的副手赶紧回答,然后就跟着大佐往作战室冲。

“轰……”

走到门口,爆炸声响了,地动山摇。

大佐可以肯定,爆炸点距离指挥部很近,整个人变得更兴奋了,继续叫道。

“守备团肯定是要强攻涞源城,刚才的炮击是试射,接下来还有更猛烈的炮火。”

“通知部队做好防炮准备,炮兵马上计算弹道,找到守备团重炮部队的具体位置,能反击就反击,不能反击的话全体待命,准备炮击守备团进攻部队,我要把涞源城变成大量杀伤守备团的绞肉机,变成他们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