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天道罚恶令 > 第八百八十二章 衔接的真好

“仙风云体术——”

陆笙的身形瞬间幻化为九,九道身影遍布在幽冥使者的四周。而且这九道身影仅仅是仿佛投影在窗户上的剪影一般。

幽冥使者的剑气斩下,却并无斩到实物。幽冥使者瞬间横扫剑气,巨大的剑气沿着周身划过一道圆,绚丽的光轮就像套上了美丽的木星环。

九道身影消散,化作无尽破碎的虚空碎片。突然,天空传来一阵可怕的危机,幽冥使者连忙抬起手,一掌顶住天空。

刚刚一手擎天,巨大的天剑从天空落下。幽冥使者紧紧的咬住牙关,周身的黑气涌动,在黑气之中,头顶之上。一把漆黑的羽扇散发着滔滔的威势挡住了陆笙的天剑坠落。

羽扇漆黑,并不是染成的漆黑,而是本来就是黑色的羽毛。而且轻薄的羽扇,竟然能挡住陆笙从天而降的天剑?这羽扇的级别,恐怕非同小可。

越是轻盈的东西,越是难以制成法宝,但凡攻击法宝,基本都是以金为主。水火无形,金土为躯,而木类天材地宝要么作为手柄剑鞘,要么就雕刻成装饰品。

羽毛,就算制成法宝顶多也是扇出风,扇出火。但单凭防御就能抵挡连红尘仙都不能承受的天剑?

陆笙不信邪,一脚狠狠的踏在天剑剑柄之上。

轰——

幽冥使者的脚下突然炸开一层云团,无数空间碎片从他的双脚出炸开向四周激射。陆笙这一脚,生生的将幽冥使者差点踢出这个空间。

“喝——”

陆笙又是一脚踏在天剑之上。

“轰——

幽冥使者的周身瞬间炸开如核弹爆炸一般强大可怕的冲击波。这一次,不仅仅是幽冥使者的脚下,就连周身的空间都化作碎片。

由此可见,陆笙的这一击威力何等的强悍。作为蜀山最顶尖的单体攻击术法,在独孤宇云的手中更是出神入化。

但这一切的攻击,竟然被一柄普普通通的羽扇给挡了下来。

”咔——“

一声脆响,天剑之上突然出现无数裂纹,裂纹流转,瞬间覆盖上整个天剑。

陆笙眼中闪过一丝可惜,身形瞬间跃起,天剑轰然破碎。

这是什么法器,竟然如此强大,就羽扇之上荡漾出的气势,都陆笙几乎要窒息。陆笙急忙拉开距离,现在对陆笙来说,距离就是优势。

破碎的空间渐渐的恢复平静,在余波之中,幽冥使者一步步的走来。手中的羽扇,散发出震荡天地的威势。

“你一直是个变数,从你出现的那一刻,命运长河之中都充满着变数。我一直在暗中观察你,也许在这个世上,除了你自己之外,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

幽冥使者缓缓的抬起手中的羽扇,无尽的风暴在羽扇的上空孕育。

“对你了解的越深,对你的忌惮也就越深。也许,你的身后真的有神明吧,也许,你说的天庭真的存在吧。就连我主人也开始渐渐的相信,在这方天地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地。

但是……你不该来。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主人和天道的争锋,不该有你这个外人来胡搅蛮缠。你现在的力量,是你现在所能使用的最强力量吧?

每一次,你都能瞬间提高实力而应对一个个强敌。你能强如当初与轩辕黄帝并肩作战,也会弱如在雨霖铃面前不堪一击。你是天外谪仙也好,是天选之人也罢。

以我对你多年的研究得出一个结论,你的力量,不属于你。你每一次使用强大的力量都不是你自己的,而每一个借给你力量的人都有强弱。

你强的时候没有底线,而只需要在你弱的时候解决你,你也就不足为虑!所以,为了以后不出现什么意外,今天你就死在这里吧!”

话音落地,幽冥使者猛的挥下羽扇。

“轰——”

天空破碎,虚空破碎,整个世界瞬间化为扭曲。天地间瞬间被强大的力量吞没。

虚空之境之外,玉竹山庄之内,步非烟紧张的透过异度空间的屏障仰望天空。在别人眼中,虚空中什么都看不到,不过是璀璨的星河。

但在步非烟眼中,虚空中的涟漓正在剧烈的翻涌。陆笙的交战情况她看不到也感应不到,但可以从翻涌的涟漓之中感受到里面的战斗时何等的激烈。

突然,虚空静止了,步非烟本以为激战已经结束了。但下一瞬间,步非烟的脸色猛然间大变。

空间破碎了,陆笙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但仅仅一瞬间,步非烟还没来得及询问是不是已经赢了的时候,突然毁天灭地的威力袭来,将陆笙吞没。

遥远的彼岸,没有星辰和日月的世界。

只有遍地金色的黄沙。

一席黑衣的绝美女子突然仰望天空。

“你又擅自做主了?”女子淡淡的诉说一声,伸出手,手掌探入虚空之中。

当女子收出手的时候,她的手中多了一把羽扇。

漆黑的羽扇。

陆笙这一刻很绝望,因为他突然发现幽冥使者掏出的羽扇强的超出了他的理解。羽扇挥下的威力,连虚无之界都被摧毁。被笼罩在羽扇之下的陆笙,仿佛一只蚂蚁在大海中面对海啸一般。

除非运起蜀山护山剑阵,再加上祭起锁妖塔才能抵御这一扇的威力。但此刻的陆笙,只有独孤宇云的修为。没有护山法阵,更没有锁妖塔。

但戏剧的一幕,却偏偏出现的这么突然。

毁天灭地的力量消失不见了。

陆笙一脸懵逼,而对面的幽冥使者更加的懵逼。

幽冥扇,不见了?

主人,没见你这么坑小弟的啊……我就要把陆笙除去了,就在这关键时刻你把幽冥扇收走了?就算要收走,你能不能在等一分钟?

幽冥使者的心底如黄河在咆哮,“主人——”

周围的空间瞬间化作扭曲,扭曲之后,幽冥使者出现在漫天黄沙之中。那个修长的背影,背对着他站在面前。漆黑闪动着绸缎光泽的黑裙,贴合着女子妙曼的身材。

“主人……为什么?”

“在她没有觉醒神力之前,陆笙不能死。而且,从上一次之后,你也杀不了他。”

“为什么?”

“因为天道已经在他的身上种下了一道意志,如果他遇到生命之危,天道意志就会降临。他若死,凤凰会灭世。”

“那……那我怎么办?”

“走吧,请凤凰一叙的事,以后再说。你先完成你的计划,相比与要陆笙的命,我更希望能踏足神州。只要神州之主封我为真神,我便能突破天道的法则禁锢,降临人间。”

“是……但是……我已经用了一条命,还请主人再赐我一命!”

黑衣女子缓缓地抬手,一片漆黑的羽毛从裙摆上飘落,而后飘飘荡荡的飞到幽冥使者的面前。

“你再不走,恐怕没有机会了……”

轰——

幽冥使者眼前的视野纷纷破碎,而后回到人间。在陆笙的眼中,幽冥使者不过是微微愣神了一瞬间。但这一瞬间,却是陆笙决不能错过的机会。

法诀掐动,剑气纵横。神圣的白光,从陆笙的头顶升起。白光如月光一般朦胧,但如天道一般浩荡。

白光凝结,化作一个白发人物的虚影。

蜀山最强术法,剑神!

召唤剑神,万剑齐飞,诛杀强敌。当剑神出现的瞬间,天地间所有的剑道瞬间沸腾了。三千大道,三千剑道,每一道剑道,都化作一柄带着剑之极致的剑气。

在剑神的召唤下,如流星雨过境一般向幽冥使者轰去。

而这一刻,幽冥使者才刚刚回过神来。

当幽冥使者睁开眼睛的瞬间,就看到漫天袭到面门的剑气。那一刻,幽冥使者的心情是崩溃的。

一开始的掉以轻心,被陆笙一统连击之下葬送了一条命,刚刚从九幽的手中得到一条命还没来得及捂热……

要不是知道九幽和陆笙不是一个阵营的,幽冥使者都要怀疑是不是两人串通好了?你们衔接的挺好啊!

嗖嗖嗖——

光芒掠过,幽冥使者的身体在无尽的剑气之中快速的分解,而后化作无数的星辰消散。

陆笙一剑击杀幽冥使者,但并没有心底松懈。因为脑海之中,并未传来罚恶奖励。这就意味着,幽冥使者其实并没有死。

第二次了啊!

上一次可能是意外,但这一次陆笙可以确信击杀了幽冥使者,但确实他又没有死!难道……真的是不死之躯么?

等了许久,天地依旧平静。

远处楚州的灯火相继亮了起来,两人交战的动静也终于惊醒了安庆府。

陆笙以剑神的神识探索六界,就算幽冥使者躲在冥界都能被他寻找出来。但神识之中,却没有幽冥使者的踪迹。那么解释只有一个,幽冥使者已经离开了陆笙的感应范围。

这才开启南山道门,陆笙踏入玉竹山庄之中。

“老爷威武——”

不明所以的下人尽情欢呼,他们不知道来袭的人有多强,也不明白陆笙的这一战有多凶险。但他们知道陆笙胜了,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奠定了他无敌之资。

“他死了么?”步非烟柔声问道。

“可能跑了!”陆笙摇了摇头,“看来有人对付不了我,开始打我家人的注意了。烟儿以后你要多加小心。”

“若不是我修为尽失,岂容他在我面前嚣张?”步非烟傲气凌云的冷喝一声。

虽然陆笙知道就算步非烟恢复修为并且稳住不老之境,但和幽冥使者比起来还是差很多。当然,陆笙不会傻傻的说你不行,你实力不够。

为了安慰步非烟脆弱的心灵,陆笙必须送上老婆威武,老婆无敌,老婆666三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