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剑徒之路 > 第1574章 圈套

规模一大,声势打出来,再想找成建制的对手就变的很难,他们长了腿,知道跑知道逃,又没有山门约束羁绊,一旦认怂跑路,还真就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自始至终,李绩除了头前几次还出手摸过了望外,之后就再未亲自动手,随着盗群的扩张,人手充沛,自有经验丰富的老盗们去完成这些本来也在他们能力范围之内的事,他就是个专筏驾送人员,在盗群呼啸来去时,负责为他们望风。

但是,目标范围消灭过半,仍然没有背后的门派势力出现,他也不急,门派行事,一定会看准看稳,可不会像盗群那般的凭本能做事。

把玄元黑羊等四人叫过来,李绩低声吩咐道:“前期最开始参与的,就是你们那些老朋友,让他们分批次退出吧。声势已经造起来,以后的事甚至都不需要我们来管,是时候离开了!”

玄元就不解,“鸦君,还有近半目标未除,如何就半途而废了?

而且,最近新加入的几个大盗群争权夺势的厉害,咱们的老兄弟走了,你又不能出面,单凭我们几个,如何能压住那些凶悍不羁的真正大盗?”

黑羊倒是有些明白了,“不需要领导权了!其实单从对这些目标的目的来说,我们已经达到了效果,这么大的区域,总也不可能全灭。计划后期,把支配权让出去,随便他们折腾去,我们只需要等未来可能的门派冲击,人少就好退些,那些老兄弟不宜参与,总要留个善终才是!”

李绩点点头,作为曾在千岛域厮混很长时间的大鼓岛二当家,黑羊对权术纵横之术还是很有心得的,不像人妖三人这么快意恩仇,潇洒来去。

当参与进夕阳红盗团的人数越来越多,多到超过这个老年团时,无论实力还是人数都占优势的其他团伙自然就不甘心屈服在一群老盗之下,他们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种情况随着清空计划的顺利进行,变的越来越明显,已经开始在行动中占主导地位的一二个大盗团开始了明目张胆的夺权,对此,李绩是看在眼中,无所谓在心里,就坡下驴,乐的退出,当然,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

“初期计划已经完成,我从来也没想过把这些怀有其他目的的盗团全部消灭,做不到!便真做到了,过个十年,又是一批!

我们消灭的这些盗团,背后站的都是轩辕在五环的几个主要对手,外加众星之城的势力,所以,其实该做的已经做了!

至于剩下的那些,其实和轩辕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是不相干的利益牵涉。

人剩的少了,我们可以随时抽身!你们要记住,以后的行动不要冲在前面,黑羊你那灵宝也尽量少用,现在不是出挑的时候!”

黑羊倒无所谓,但人妖玄元三人却很沉默,李绩察觉到了他们的情绪,

“都是成年上修,都有自己的追求和努力方向,你们不要因为把他们拖进这个漩涡就心怀内疚,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你们觉得他们是为帮你们?错!他们只是在自己帮自己!

自那些心怀目的的伪盗徘徊在这片空域后,真正的盗群的生存环境便恶劣了很多,他们占据了五环近空,目的是为了骚扰界外某些势力门派,可另一方面,也压缩了真正盗群的活动空间,所以我说他们其实是为自己而战,并不是推卸责任!”

人妖很直接,“话虽不错,但这也无法掩盖你谋算盗群的事实!如果真有门派来袭,五环盗团将元气大伤!”

李绩静静的看着他,“元气大伤?哪个势力又没有这样的时刻?门派如此,你们盗团就应该例外?

韭菜长高了就得割!这是自然规律,否则长老了生不出新芽!

加入盗团就没考虑过这些?不知道这是修真世界的高危职业?你选择了它,就要为可能的结果做好心理准备!就算在左周,你们就能为所欲为了?怕早就进赑屃当牛做马了!

我管不了所有人,就只能管身边的,比如你们几个,比如那些最开始加入的所谓有理想的老盗!

我不是圣人,只做我能力范围之内的,其他的我交给天道!

五环初定,乱象未平,周边空域来一次清洗整肃就是早晚的事!等那些门派势力腾出手来,你以为你们还有轻松的日子?我不过是把这个时间提前了些而已!

死伤是必定的,早做,至少我们还能选择大概的伤亡对象!”

幽寰叹道:“人都说李乌鸦出道以来杀人无数,现在看来,这还是说少了!明杀的就不多说,单你这般谋杀的却不知凡几?”

李绩毫不动容,“你若是这般算,那可就多了去了!远征天狼就是我挑起的,其中死伤成千上万;暗域虫战也是我主导的,虫族死亡不下百万!

又怎地?我现在吃的香睡的好,那所谓的因果也没拿我怎样!”

……看着三人颇有抵触的离开,自去劝导那些老盗,黑羊就叹了口气,

“没想到,这做强盗还做出情怀情操来了,看来这海盗和星盗,确实差距巨大啊!”

李绩也叹道:“是啊,如果每个人都像你黑羊一样,好死不如赖活着,都是这般心态的话,我得少多少口舌之累?”

黑羊就不服气,“赖活?那是个人就能赖活着么?我看他们三个就是矫情!死要面子活受罪!都当强盗了,还在里面分清流浊流?也是看小说看多了中毒不浅!

都是抢来的资源,你能说这份资源就比那份更干净清白?”

李绩苦笑,“你倒是想的开!”

黑羊反问,“为什么要想不开?如果你想想不开,那就一定想不开;如果你想想的开,那就肯定能想的开!

你那时送我双依,她们那种样子,一般人能接受?我畏于你的淫威就只能接受,不照样活过来了?还活的很好?她们喜欢做游戏,我就和她们一起做游戏,不矣乐乎?

人嘛,总得自己给自己找些想的开的理由,修行界这么艰难,自己还虐自己,岂不是傻的?

坚持真的有那么重要?你轩辕坚持了十数万年的传统,为了生存还不是说改就改?怎么到了星盗这里反倒想玩出个悲壮的感觉来?

是不是灵机吸多了,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