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期盼这样一件事,相对论娱乐的电影上映,相对论娱乐的电影扑街,我们趁机而上,瓦解吞掉相对论娱乐。

相对论娱乐面对的麻烦从来就没有少过。

“过去几年,罗南-安德森这个名字就是电影成功的代名词。”

北好莱坞的一栋公寓里面,查理兹-塞隆对坎蒂丝-斯瓦内普尔说道:“金牌制片人的名望,是用一部接一部成功电影堆叠出来的。”

她不紧不慢的说道:“《穿普拉达的恶魔》这个项目,是罗南-安德森亲自敲定的。”

坎蒂丝-斯瓦内普尔问道:“会继续成功?”

查理兹-塞隆看了眼时间,说道:“报纸应该送到了,我……”

她还没说完,坎蒂丝-斯瓦内普尔就抢着往外走:“我去拿。”

查理兹-塞隆微微摇头,即便不是国内有人托关系过来,她也很喜欢这个女孩。

这女孩还没有被娱乐圈和时尚圈浸染。

两分钟后,坎蒂丝-斯瓦内普尔拿着报纸回来了。

“今天周一。”查理兹-塞隆说道:“娱乐版面应该有周末票房快报。”

坎蒂丝-斯瓦内普尔迅速找到相关版面,看了一下,说道:“《穿普拉达的恶魔》是票房冠军!”

查理兹-塞隆不禁摇头笑着说道:“真是一点意外都没有。”

“我觉得罗南那个人不错。”坎蒂丝-斯瓦内普尔在两次接触中,感觉罗南不像大多数好莱坞的人那么难以相处:“他跟你不是朋友吗?”

查理兹-塞隆反问道:“朋友?”她隐晦的提醒道:“坎蒂丝,在好莱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简单。”

她倒是想把罗南-安德森当成基努-里维斯那样的朋友,但基努-里维斯对她从来没有不可言喻的企图。

坎蒂丝-斯瓦内普尔微微皱眉,显然听进了查理兹-塞隆的话。

查理兹-塞隆又问道:“票房有多少?”

“开画周末票房3784万美元。”坎蒂丝-斯瓦内普尔低头去看报纸:“上面说这个成绩创造了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电影的票房开画纪录。”

查理兹-塞隆微微点头:“连梅丽尔-斯特里普这种市场号召力很差的演员,都能在罗南的影片中获得成功,罗南-安德森真的有魔力吗?”

听到这个名字,想到见过两次的那个人,坎蒂丝-斯瓦内普尔同样将这话记了下来。

“莎莉,我想好了。”坎蒂丝-斯瓦内普尔似乎做出了决定:“表演班和模特训练我都不会放弃,先在好莱坞试试吧,我还年轻,以后也有时间纠正。”

与其去毫无根底的模特圈,不如在有个奥斯卡影后能照拂的好莱坞先尝试一下,反正她的模特经纪合作早就到期了,也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人总是在成长,查理兹-塞隆对于坎蒂丝-斯瓦内普尔的选择也不意外,说道:“你先安心上表演班,我会再给你报个语言班,先打好基础。”

演技之类的确实不是走红的关键,却是在圈子内立足的基础。

两人聊了会好莱坞,查理兹-塞隆提醒道:“快到时间了,我先送你去表演班。”

下楼的时候,她叮嘱道:“我可能要晚点去接你,今天威尔-史密斯有场活动,我需要到场。”

“不用接我了。”坎蒂丝-斯瓦内普尔轻声说道:“我也比较熟悉了,自己能回来。”

查理兹-塞隆点头:“有事给我打电话。”

先送坎蒂丝-斯瓦内普尔去了表演班,然后去专用造型师那里做了造型,换上一身正式的衣服,在中午到来之前,查理兹-塞隆赶到比弗利山庄四季酒店,来到了威尔-史密斯举办的派对上。

这个派对以招待朋友的名义召集,但查理兹-塞隆很清楚,威尔-史密斯举办派对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拉票。

不需要明说,奥斯卡如火如荼的宣传形势谁不知道?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猜到威尔-史密斯的目的。

查理兹-塞隆早就把自己那一票划到了威尔-史密斯头上,不说别的了,这也符合她的人设。

派对上,查理兹-塞隆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威尔-史密斯的两个死党——汤姆-克鲁斯和罗南-安德森。

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当然要过去打招呼。

“你好,罗南。”查理兹-塞隆笑着对罗南说道:“恭喜你,又一部影片票房大卖。”

罗南说道:“谢谢,都是主创团队的功劳。”

查理兹-塞隆继续说道:“主创团队也是你选择的。”

罗南笑了笑:“莎莉,你这样说下去,我会不好意思的。”

《穿普拉达的恶魔》的成功,为相对论娱乐今年的电影计划开了一个好头,使馆影业2005年度发行的电影,比2004年有增无减。

这个情人节档期,《穿普拉达的恶魔》其实有强力竞争对手,《变相怪杰》的续作在同周末开画。

1994年的《变相怪杰》,可谓火爆异常,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同时让金-凯瑞和卡梅隆-迪亚兹大红大紫。

多年之后,这部另类的喜剧片终于有了续集,但影片不仅失去了卡梅隆-迪亚兹,连金-凯瑞都拒绝了。

续集更换主角的残酷,在这部影片上面体现的淋漓尽致。

《变相怪杰2》北美首周末只有751万美元进账。

要知道,新线影业在这部续集的制作成本上面投入了8500万美元。

这注定又是一部血本无归的商业电影。

另外,华纳兄弟发行的一部叫做《夜魔》的电影也在这个周末上映,但票房成绩更差。

哪怕是罗南,也有点看不明白,华纳兄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神操作呢?《夜魔》是一部恐怖片,却要在情人节周末上映……

难道是想要把女孩们吓得玩男人怀里钻?

也怪不得曾经华纳兄弟一手好牌,却打得一塌糊涂,原来一直有传统。

从《亚历山大大帝》和这部《夜魔》来看,正义联盟曾经一点都不冤枉。

宴会厅安静下来,威尔-史密斯走上最前面的舞台,开始大声演讲。

至于内容,当然是如今火热依旧的黑人平权运动。

在场的不止是威尔-史密斯的朋友,还有以斯派克-李等人为首的好莱坞黑人群体,以及圈内数量众多的白左们。

再就是媒体记者了,这么好的宣传场合,怎么能少得了记者们呢?

1925年,华纳兄弟的创始人哈利-华纳遇到别人向他推销有声电影技术,他脱口而出,“谁会想听演员说话呢?”

那时,演员竟然可以说话,这不是一件正常人可以理解的事情。

在好莱坞最初的岁月里,为了便于电影公司控制片酬和合同,演员甚至连名字都不允许在银幕上出现。

20年代初的洛杉矶,重视家风的清教徒会在门前挂上一块牌子:“此房屋不出租给演员和狗”。

但时代变了。

演员不止可以开口说话,甚至能影响到社会舆论。

现在的好莱坞,“白左”们支持的政治正确跟言论自由占主流,也造就了一大批关注公共事务的有社会责任感的明星、导演跟编剧。

所以,威尔-史密斯和《撞车》,以无比政治正确的姿态,成为了本届奥斯卡的超级大热门。

就连许多与威尔-史密斯没有来往的人,也在通过支持威尔-史密斯来保持白左的人设。

比如好莱坞白左女星的典型梅丽尔-斯特里普。

派对现场,梅丽尔-斯特里普在某个小圈子里面甚至呼吁大家支持黑人平权运动。

罗南出于好奇,与汤姆-克鲁斯过去看了一下,正好看到梅丽尔-斯特里普的死对头、同样是白左的海伦-米伦加入了那个小圈子。

“有意思,你这么支持他拿最佳男主角?”海伦-米伦嘲讽道:“斯特里普女士,你是不是与他已经睡过了?”

周围人不多,但这话太难听了。

罗南和汤姆-克鲁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直接离开,留下了针锋相对的海伦-米伦和梅丽尔-斯特里普。

“知道我想到什么了吗?”汤姆-克鲁斯说道:“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她们会成为新的琼-克劳馥和贝蒂-戴维斯。”

罗南知道这两位黄金时代的女星,出了名的死对头。

汤姆-克鲁斯小声说道:“当年贝蒂-戴维斯也在公开场合这么讽刺过琼-克劳馥。”

罗南点点头:“我听说过。”

据说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还是小鲜肉的斯皮尔伯格和风韵犹存的琼-克劳馥过从甚密,后者甚至推心置腹的提携过他,于是琼-克劳馥的死对头贝蒂-戴维斯劈头盖脸嘲讽尚未露头的斯皮尔伯格:“你是不是已经跟她睡过了?”

这场派对虽然中间发生了梅丽尔-斯特里普和海伦-米伦的不快,但总的来说非常成功,威尔-史密斯也进一步确立了自己的优势。

提名最佳男主角的黑人演员只有两个,当杰米-福克斯也被拉到喜剧演员一类中时,双方拼的更多的是资源。

《撞车》的形势也非常有利,罗南得到的消息,《百万美元宝贝》的重点放在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女主角上面。